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王中王 > 仿真特效 >

青腾汇数字王国谢安:如何从特效公司转型VR巨头

归档日期:05-15       文本归类:仿真特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9月4日,青腾汇走进美国西部世界,先后走访数字王国、Snapchat、Netflix、华纳、CAA等美国极具代表性的科技与文化公司。

  第一站到达数字王国,青腾汇带领中国创始人与数字王国CEO兼执行董事谢安核心交流了三个话题:特效公司的发展、破产公司的转型,以及虚拟现实等新兴技术的应用。

  人们对特效有一个通俗的印象,认为特效是一种技术。对数字王国而言,特效不是简单的技术活,而是一种资产;特效员工也不是技术人员,而是艺术家。

  对于特效行业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产能的供给。当你有很多工作任务的时候,艺术家们愿意为你工作;而项目结束,他们就会无事可做,这也是特效公司难以独立发展、以及制作公司很难养得起一家特效团队的原因。

  在国内的环境中,甲方更容易抽鞭子让乙方干活;但当他们成为你的内部部门,你不能用这些手段,让他们更积极地干活。这也是国内为什么会一直出现“五毛特效”的原因:特效被当做了“后期”。可是在好莱坞,特效是前期、中期和后期。

  举例说,当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拿到《头号玩家》的剧本时,他首先要找的公司是数字王国,先做场景设计、人物设计、分镜头,做好之后,才会进入特效环节。美国特效之所以拍得比较好,是因为导演把特效当成电影的关键元素之一。

  中美电影的差异在于:一个是制片人制,一个是导演制。导演制也意味着特效艺术家的工作无法持续。

  数字王国为什么在国内发展得相对顺利?数字王国的做法是“倒过来”,不要当下游。数字王国是特效公司,也是资本方,跟电影与电视剧公司签订保底方案,这就保证了本金的安全性。

  首先,要有奖励机制。从过去这六年管理数字王国的经验来看,如果没有奖励机制,公司就动不起来。要让团队知道,他们不仅是在做一件有梦想的事情,即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他们也能拿到一些实质的奖励。

  其次,是如何把技术资产化。好莱坞有不少类似的技术公司,但每个人擅长的板块都不同。数字王国强在人脸技术,有些公司专长于塑造动物、身体。拥有了技术之后,要想办法让资本市场看到你的技术,引入资本方来协作。

  任何公司的转型都取决于领导者的决心。一个老牌公司,要转型其实非常难。对于一些特效艺术家而言,他们一生的梦想是想拿一座奥斯卡奖,你忽然说要放弃奥斯卡,把时间花在虚拟现实、虚拟人上,他们是不会买账的。如果特效艺术家的人生目标就是要拿一个奥斯卡奖,那公司要怎样让虚拟人技术在电影上展示的同时,也能进入游戏、社交领域?需要在双方的梦想里找到一个中间点。

  此外,你要去市场上找新的人才来支持新的梦想。过度商业化会失去核心的技术骨干。

  数字王国从2013年开始探索虚拟人技术,2014年打造邓丽君虚拟人,今年8月,虚拟人邓丽君全息演唱会《邓丽君传奇》正式落地杭州,引发行业关注。虚拟人是未来娱乐体验的重要发展方向,可应用于虚拟社交平台、虚拟偶像等多个领域。

  此外,数字王国刚刚举办完“绿洲”年度战略发布会,集团业务分为视觉特效、虚拟现实、虚拟人以及IP内容四个板块,每个板块间紧密关联,相辅相成。虚拟现实是数字王国最看重的领域之一。数字王国拥有丰富的三维资产,这为创造VR内容提供了坚实基础,无需从零开始,就可以用低成本、高效率的方式生产优质内容。

  数字王国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显设备生产商3Glasses,集团旗下的数字王国VR影厅已在全国范围内开设超过40家体验店,以上策略性举措使数字王国的VR业务延伸至硬件+内容+分发渠道,构建了VR产业闭环。

  这几年,国内的VR产业不如以前那么火,这只是一个正常的科技周期。但是当你去硅谷,你会发现VR热潮没有消退,包括谷歌、苹果、Facebook、微软、亚马逊在内,你能想象到的任何一家科技公司,都在做VR。

  而且,可能未来没有VR,因为VR还很窄,但未来可能还会出现AR、MR,出现XR,甚至以后可能不叫任何一个R,可是有一个东西是你无法避免的虚拟世界,人类可能会往虚拟世界的方向发展。

  那么,未来的虚拟世界是什么样的?VR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硬件不是很舒服,画质不太好。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VR的眼镜跟你的眼镜一样大小,轻轻松松戴上就可以了,既可以是AR也可以VR,会不会成为主流?科技界有一个认知,当5G开放的时候,VR会第一个爆发,它会构建一个多对多的世界。

  A:虚拟偶像产业,虽然就目前还处于推进速度慢、成本高的状态,但是从市场的稀缺程度来看,虚拟偶像产业依然具有很大的潜力和发展空间。

  数字王国不只是单纯的打造一个虚拟人,然后让他站在舞台上跟大家介绍自己;数字王国做的是通过经济公司+技术公司的模式,调用所有的资源,让虚拟人不断出现在各种影视作品里,让他的形象、概念一点点渗透进观众的脑海中,然后再把他拉出来,通过娱乐的方式跟大家介绍这位“虚拟人”。

  (腾讯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副总裁、腾讯开放平台部兼内容平台部总经理侯晓楠赠送礼物给谢安)

  1.寻找技术支持,依靠自己丰沛的人脉、强大的实力取得立足点,而不是依靠“金主身份”。

  2.在技术制作上面,要了解好莱坞的“江湖规矩”(合作规则),拿捏好分寸。

  A:大家聊的话题,一直围绕“高成本”这一个中心在打转。当然,如果特效不是高成本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些话题。

  数字王国这么降低特效高成本:通过二十多年的技术沉淀,已经有了一些类似游戏引擎的、可以实现机械自主学习的核心技术。这些技术可以在保证高效、高质完成制作的同时,很大程度的降低制作成本。

  日常来说,一个特效师一天只能完成一部电影0.5秒的特效产量,但是在数字王国,一个小时就能做出10分钟的电影资产。就拿《头号玩家》这部电影来说,虽然里面有大量的虚拟场景,但数字王国依然可以凭借技术手段实现高效率制作,不但快,而且还能保证很精准。

  传统电影这方面可以说已经相对比较成熟了,从《美女与野兽》到《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制作,数字王国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在虚拟人的构建上,数字王国未来的布局方向会偏向于硅谷最近流行的“恐怖谷理论”:要么做极度真人,要么就做卡通,不会存在中间化的形象,这样会容易给人们带来很多的不适感。

  在数字王国的虚拟人形象部署里,不光要对虚拟人的画面和声音有一定要求,还会给虚拟人增加完整的人设,包括他的星座、口音、成长背景等多方面信息。最近,数字王国已经成立了虚拟人人设小组,就是专门针对虚拟人去更好的进行全方位整合包装。

  从目前的市场来看,虚拟偶像大致分为二次元虚拟偶像和高仿真(photoreal)虚拟偶像。可能国内很多的互娱公司会比较看中二次元的文化构筑,但是无论是二次元虚拟偶像还是高仿真(photoreal)虚拟偶像,我认为最基础、最核心的关键还是技术。

  A:声音很重要,但不仅如此,人设也很重要,数字王国有个人物人设定小组,由台湾的王卫东在领导,他也负责我们明年要推出的虚拟人计划。他从虚拟人人设海选开始,就会把声音和动作逐步分开。

  这个技术跟初音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初音是一个二次元卡通的东西,而我们建立的虚拟人是photoreal的(仿真的)。

  虚拟人的人物怎么设定?要推出怎样的虚拟人?我们希望寻求更多的合作来实现这一点。

  A:我个人感觉二次元是肯定有市场的,尤其是日本、韩国的年轻人。但是这个市场中技术还是占很重要的部分,我不太同意说技术不重要的观点。技术是重要的,因为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做出虚拟人偶像,成功打造虚拟偶像的前提是必须把它快速商业化。

  A:像乐高一样一直建、一直积累。一开始是一个标志性的建筑物,比如说中央车站,通过25年的努力来丰富整个纽约市模型。首先是航拍,把画面建模,然后去做细节。每拍一部电影,就增加其模型量。

  谢安的“数字王国”让我们看到了未来VR的无限可能。9月6日,青腾汇将继续探访美国洛杉矶,探寻最经典的影视巨头、最前沿的科技企业,感受“用想象力改变世界”的传奇故事。

本文链接:http://merlejacobs.com/fangzhentexiao/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