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王中王 > 仿真特效 >

一拍大片就找老外做特效 谁叫我们技术落后几十年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仿真特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拍《集结号》,冯小刚用韩国团队,拍《金陵十三钗》,张艺谋用太平洋团队,张纪中拍《西游记》都用上好莱坞团队。在中国从事特效化妆的不超过二十人,而好莱坞做特效化妆的大约有400人

  正在全球上映的电影《丁丁历险记》由斯皮尔伯格执导、监制,由《指环王》导演彼得·杰克逊出任制片,耗资1.35亿美元。不过,这部被视为技术革命之作的电影,却并未得到人们想像中的热情,4周2亿美元的票房勉强及格。而在中国,“丁丁”的票房和口碑也不敌小成本黑马《失恋33天》。

  在经历了最初由技术革命带来的震撼和迷恋之后,以电脑特技为代表的高科技是否已经无法征服人心了呢?换句话说,丁丁遭到的冷遇在提醒人们,以繁琐的技术将情怀格式化为商业大片的做法,已经无法征服观众。有人评论说:斯皮尔伯格和彼得·杰克逊们似乎忘记了有些东西并非用技术能够描摹、复制或者捕捉。

  现在,凡是号称大片的中国电影,几乎都要用到国外的特效团队。拍《集结号》,冯小刚用的是韩国团队,拍《金陵十三钗》,张艺谋用的是曾获艾美奖的“太平洋团队”,甚至连拍电视剧的张纪中,如今在新版《西游记》中也邀请了好莱坞“最顶尖的造型团队”。对于技术的热烈追捧,似乎在重演好莱坞此前的无限膨胀。

  相对于此前调查的兵器顾问和微缩模型师,特效化妆似乎是电影行业中生存空间最大的一个手工业工种。在调查中记者了解到,仅在好莱坞从事特效化妆的就有400人,而我们全国的特效化妆师也不超过20个。在电脑特技和外国团队的双重挤压下,中国本土的特效化妆师究竟生存状况如何?在新老体制的转换下青黄不接的特效化妆业,究竟有没有新的希望呢?

  出演了20多部电影、十几部连续剧的连凯,算不上一线明星,但绝对可以在观众中混个脸熟,《赤裸特工》《新警察故事》《枪王之王》当中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但事实上,演员这项事业是他误打误撞被台湾地区著名导演朱延平发掘出来的,在此之前,他是好莱坞排得上号的特效化妆师。

  连凯天生对美术感兴趣,在加州大学完成了美术学业后,他被《吸血僵尸惊情四百年》中高超的特效化妆所吸引,选择进入电影行业。“家里希望我能做一份实际的工作,再加上我从小就喜欢看电影,所以就想把美术跟电影结合起来,做了特效化妆师。”

  在好莱坞打拼多年的连凯说:“其实好莱坞很早就有特效化妆了,有些黑白片里就有,比如《巴黎圣母院》中的钟楼怪人。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特效化妆,则是上个世纪80年代左右后开始繁荣。《星球大战》等系列电影带火了一系列高科技特效化妆的风潮。”他说,这一时期好莱坞诞生了不少专业的特效化妆学校,毕业的学生也不少,如今在好莱坞都是特效化妆的中流砥柱。而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则没有专门的部门来做特效化妆这一块,很多时候都是交给化妆师来做。一些小的如刀伤等特效,化妆师是可以处理的,但更多的特效化妆,比如假肢、仿真动物、机械人这一类的特效,需要专门的部门来处理。“特效化妆事实上不应属于化妆部门,而应该属于特效部门。特效化妆其实就是CG的另外一种模式,是可以摸得到的CG。”

  连凯说自己做出的假人可以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你做解剖都可以,里面都是全的。”连凯说,在美国拍电影,别说伤害演员,就连动物也不许伤害。他举例说,两个人骑马撞在一起,不能用真马,得做两个马的模型。再比如镜头里杀一只鸡,你不能去真的杀鸡,还是得做模型。他感慨地说:“如果是在香港拍,不可能花钱去做一只假的鸡,一只活鸡才多少钱?电影没有那个预算。”

  去年,连凯为好友陈子聪,接下了彭浩翔的电影《维多利亚一号》,担任特效化妆师。因为这部戏的女主角和投资人正是陈子聪的太太何超仪。在《维多利亚一号》里面,前后死了11个人,每一个人的死法都不相同,可谓近年来港产电影特效化妆的集大成之作。据说这部戏还拍摄了电影纪录片,其中关于特效化妆的花絮记录,可以当做特效化妆的教学片。连凯也向成都商报记者解密了不少特技的制作过程,至于材料、价格,他不愿意透露更多,属于专业机密。

  比如一个保安遇害的场景,短短几个镜头却需要更换三次皮肤:第一是正常情况下的脖子;第二是有勒痕的脖子;第三是喷血的脖子。每个妆要上两小时,一个镜头的准备工作需要花6小时。

  还有一幕是眼珠掉在地上。连凯说,其实眼珠是不可能这样咕噜噜滚在地上的,因为眼珠和肌肉还有神经是连在一起的。但为了戏剧效果,还是用硅胶和特殊材料的混合物做了一个夸张的假眼珠。拍一个男人头部被重击而死,就需要专门做一个假头。而更精妙的假肢,里面还装有机械装置,以便脚趾可以活动。

  电影中有一幕孕妇羊水破了的场景,在香港上映时被剪掉,那个羊水也是经过很多次实验后,用水和血混合调配出来的,颜色和质感都经过反复研究和试验。

  今年,连凯与合伙人创办的工作室“希娜魔夫”在北京798附近“环铁艺术区”开张,公司的技术总监个个经验丰富,曾参与制作了诸多的好莱坞特效大片。

  连凯介绍说,现代的特效化妆范围极广,包括老年妆,怪兽妆,假伤疤,各类枪伤,刀伤,烧伤,各类科幻生物,机器人,遥控人偶,高仿真假人与尸体,可运动的假动物和假怪兽。

  干特效化妆这一行,最重要的是什么?连凯说,是要不断创新。“进入任何剧组,做任何特效,没有一个是现成的,都需要新的设计。每一个镜头用到的特效都要按照导演的要求来完成效果,比如同样都是喷血,要看人物的姿势,受伤的情况,镜头的位置,才能判断管子怎么藏,用什么材料,往什么地方喷,喷的压力需要多大。”

  连凯说,在好莱坞,有特效导演这个专门的职位,他应该既懂电脑,又熟悉特效化妆。“中国内地的情况比较特殊,以前好莱坞科技含量比较高的特效化妆发展的黄金期,内地的电影并没有过多接触到这一块,后来内地越来越多的电影需要遇到特技,但好莱坞已经开始用电脑了,所以内地也就跟着用电脑,基本上错过了实体特效的那个过程。”

  但连凯认为,电脑始终不能完全代替实体特效。正确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实体特效与电脑特效的结合,才能达到一种视觉效果上的极致,没有实体特效技术做基础,完全靠电脑特效实现,是不现实的。

  今年8月,国内召开了中国电影特效化妆技术展示研讨推介会。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化妆专业委员会主任白丽君谈到目前国内特效化妆业的尴尬:著名导演纷纷重金谋求好莱坞等国外团队的配合,而一些资金不足的剧组只能回避特效化妆效果。

  据了解,中国第一个塑型工作室产生于长春电影制片厂,特效化妆界泰斗王希钟(代表作《西游记》)后来在北京电影制片厂也建起了塑型工作室。但现在几乎所有塑型工作室全部倒闭。王希钟、刘秉魁等老一辈化妆泰斗均年事已高,中国特效化妆后继乏人。鉴于此,刘秉魁今年8月收下了关门弟子,35岁的王乃鹏。

  王乃鹏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说,目前全国能够从事特效化妆的不超过二十人。而在好莱坞,做特效化妆的大约有400人。“现在国外的影视特效团队已经纷纷进入中国了,冯小刚在用韩国团队,张艺谋在用美国团队,张纪中也在引入好莱坞团队,甚至泰国的特效发展也异军突起,中国的实体特效技术却后继无人。”

  与连凯团队一样,王乃鹏也意识到这个行业的后继乏人,年轻人需要更多机会。“国内实体影视特效技术与好莱坞相差几十年,包括技法、材料、工艺等。我们国家很多人想了解这套流程,但国外并不输入,尤其是材料部分,一直是保密的。”他的公司“盛悦国际”的首期培训班已经在今年10月8日正式开课,经过两个月的培训,首期6个学员已经快毕业了。“其中有一个学员是你们成都的孩子,很有灵气和天赋,他看了我们的网站,决定要从事这个行业,所以就来报名了。”据了解,这个影视特效化妆师课程的费用,2个月差不多2万元。

  王乃鹏表示自己不怕被学生们抢了饭碗:“中国电影市场之大,不是一个公司能独占的。如果我们现在不抓紧时间培养自己的人,好莱坞的力量完全进入中国之后,整个市场就会完全被他们所控制。”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潘媛

本文链接:http://merlejacobs.com/fangzhentexiao/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