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王中王 > 非必然性 >

论理想主义的必然性

归档日期:04-25       文本归类:非必然性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方案规划期间,正是楼市盛极而衰的关键转折点。若非一种与生俱来的理想主义,谁又能毅然决然地踏上这样一条个性化的精品开发之路?

  在鲜有鼎级公寓的滨江区,两年可以卖出多少套千万级高层住宅?钱江房产给出的答案是:近100套。

  从一桥到三桥间,钱塘江以南10公里的江岸线,一面拥揽六和塔、凤凰山胜景,一面对望摩天大楼林立的钱江新城。从2008年起,外来大鳄纷至沓来,分食最后的一线江景宅地。许多人认为,这里将是杭州未来豪宅大本营。

  6年后,最终跻身“千万级公寓”俱乐部的,却只有一个钱江·水晶澜轩。同期开发的另外4个一线江景楼盘,虽曾表达过打造鼎级豪宅的雄心,但全都改成了毛坯出售。除了水晶澜轩,甚至没有第二个楼盘设计室内恒温泳池。

  水晶澜轩进入销售期的2013年到2014年底,正是中国楼市最残酷动荡的两年。身位滨江这片“豪宅处女地”,钱江房产为什么仍偏执地打磨着“中堂大宅”,使水晶澜轩与武林壹号并列,成为杭州仅有的两个“所有户型超300方”的在售高层公寓?

  答案或许是,理想主义。一个浸染于南宋古都的精致生活传统,一种深植于钱江房产这家本土房企的价值观。

  站在钱江·水晶澜轩任何一套即将交付的大宅窗前,只见钱塘江上诸峰涌出,白塔、六和塔楼观层叠。远处,阳光勾勒出钱江新城一幢幢摩天大厦的温暖侧影。

  “在钱塘江南岸,没有哪个一线江景盘可以和水晶澜轩相提并论。”钱江房产集团副总经理杨永华自信满满地表示。

  位于一桥南的水晶澜轩共240套全精装房源,外立面全石材干挂,只有330m2和370m2两种户型。正是它创造了滨江“千万级公寓”这一细分市场。截至上周,水晶澜轩全年总销已近6个亿,一期近100套房源全部售罄。

  2005年底拿下一桥南这片江景宝地时,钱江房产并未想过要造鼎级豪宅,更多只是想打造一个彩虹城的升级版。但2006年后,金色海岸等城市豪宅逐渐风靡,钱江房产开始重新审视这片江景的稀缺性。

  受90/70政策的限制,钱江房产在前两期都规划了90m2—140m2中小户型,要把一线江景的位置留下来造全杭州最好的房子。那么,什么才是杭州最好的房子呢?

  当时,杭州著名的几个豪宅,包括东方润园、阳光海岸和蓝色钱江,沿江第一排的户型全部做到300m2以上。所以,钱江·水晶澜轩为自己定下了全300m2以上精装大户型的初步构想。

  “我们算是杭州最早与陈文栋合作的开发商吧!”杨永华说。虽然之前钱江房产开发的彩虹豪庭很成功,但在他们骨子里并不喜欢新古典的“豪”。在手中这一块江景宝地上,他们希望创制一种全新高端住宅样式,向这座城市的传统致敬。

  这一想法从2009年开始酝酿,直到2010年下半年才最终确定下“中堂大宅”的方案。杨永华说:“‘澜轩’的意象是一间对着江景的书房。我们认为,土豪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新一代中国精英需要在居住空间找到精神寄托。”

  方案规划期间,正是楼市盛极而衰的关键转折点。若非一种与生俱来的理想主义,谁又能毅然决然地踏上这样一条个性化的精品开发之路?

  想像经营企业是一场不停丢掷四个球于空中的游戏。这四个球分别为客户、股东、员工和社会责任,你很努力地不让它们落地。哪一个球是绝不能失手落下的玻璃球?

  回望钱江房产15年的成长史,人们发现:从钱江房产的第一个作品——一桥南55万m2大盘彩虹城开始,就表现出“一切以客户为中心”的理想主义。在杭州地产界,彩虹城一直保持着一个标杆楼盘典范的形象。

  彩虹城交付之前,为了让3000户业主不再为孩子上学烦恼,钱江房产无偿从出让土地上划出2000平方米,投资建设小学和幼儿园,并引进江南实验小学品牌。如此“慷慨”的做法,此后难有开发商效仿。

  彩虹城还是杭州少有把园区做成开放式的楼盘。小区中央的步行街和中央水道,所有人都可以自由穿行,同时每个组团又单独设立门禁和保安。如今,彩虹城是整个一桥南的超级人气中心,甚至被许多人昵称为“遛孩子天堂”。

  在杭州,从绿城、郡原到钱江,本土房企的理想主义情结早已蔚为一种现象。在杨永华看来,这源于杭州这座南宋古都骨子里的精致生活态度。水晶澜轩想还原的,正是一种传统士大夫的中国式审美。

  水晶澜轩在户型中央,引入一个面积约40m2的“中堂”,从而在横向形成“三间”,纵向形成“三进”,梳理出全新的空间逻辑关系,向传统的中国家族生活致敬。在家中那些充满铜、花梨木、真皮和幻彩玉石的温暖空间中,各种国际一线品牌的中央吸尘、中央新风、地暖、净水、垃圾处理器、智能马桶和卫浴电视为业主营造出更人性化的舒适空间。

  作为一个在杭州生活多年的人,你并不难理解钱江房产对六和塔、凤凰山这片钱塘恒景的情愫。据说,某外来大鳄在一桥边推出全一线江景毛坯房的时候,许多人扼腕叹息:浪费了杭州上好的一块地!

  的确,有些房子卖得更快,但只在江面上留下一片空虚。惟有水晶澜轩,为当代精英找到了心灵的安放之所。

  杨永华说,尽管早有思想准备,但过程的艰难依然超出了想象,特别是今年“马年第一降”之后,许多豪宅项目都疯狂打折甩货。一些本想下单水晶澜轩的客户,也因为担心价格调整而迟迟不肯签约。

  “在这种情况下,董事会传达的精神始终是:只做加法,不做减法。”杨永华说。从彩虹城开始,到后来的彩虹豪庭和水晶城,钱江房产的产品交付都超越了最初的效果图。我们相信好的产品一定会被客户认可。

  支持他们在理想主义的道路上一路前行的,既有基于15年精品开发的专业自信,也有来自业界和老客户的不断鼓励。从水晶澜轩样板房亮相第一天起,就被誉为“杭州精装修的全新风向标”。首次开盘,更有三分之一的房源被彩虹城、彩虹豪庭的老业主买走。

  当水晶澜轩与红木家具、青花瓷在人们脑海中已缠绕不去时,两套以全系FENDI CASA和KENZO masion家具改造的样板房,再一次颠覆了“中堂大宅”的既有内涵。自始至终,钱江房产没有停下过创新的脚步。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水晶澜轩本身是一个理想化的居住产品,项目的合作团队亦多是业内著名的“理想主义者”。比如,设计过中国鼎级住宅钓鱼台7号院的戴维,福邸国际家居的创始人陆云,捷群广告的创始人许群,以及“台湾豪宅服务教父”陈礼安。

  “我们选择水晶澜轩的合作伙伴,不仅看他的名气,更重要的是看他是否有创新的激情,是否认同中国文化。”杨永华表示。戴维第一次看到“中堂大宅”的户型时,便激动不已;创新过程中更是频繁来往北京、杭州,次数超过合同约定的十倍还多。

  曾在台湾首席豪宅帝宝服务过大S、郭台铭的陈礼安,本是以台湾某高端物业公司经理的身份来开拓市场。但接触到水晶澜轩后,他心甘情愿地留了下来。在陈礼安看来,这样一个充满中国传统礼仪感的一流住区,将来一定会有一群与众不同的业主。

  据说,竹子成长的前四年,每年仅能长3厘米,但将根系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方米。第五年开始,竹子便以每天30厘米的速度疯长,仅用六周的时间就能长到15米。

  钱江·水晶澜轩何尝不是如此。在波诡云谲的市场中,众多理想主义者砥砺前行,厚积薄发,终于乘风启航。随着双限的逐渐解除,加之实景大幕全开,水晶澜轩的销售开始全面提速,8月至今已售出40多套房源。

  上周发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上明确提出: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个性化、多样化消费渐成主流,保证产品质量安全、通过创新供给激活需求的重要性显著上升。这一段对未来趋势的预测,恰与水晶澜轩的开发相互映证。

  “我们并不追求规模,没有个性的项目我们不会拿。”钱江房产集团董事长表示。在他看来,快速开发模式已经触到天花板,精品模式未来更有生命力。

  再过一周,钱江·水晶澜轩就将进入全面交付期,呈现其入骨之美。当人们在掌声与喝彩中一再追问:为什么只有水晶澜轩代言了这10公里绝美江岸线?或许,这就是理想主义的必然性。

本文链接:http://merlejacobs.com/feibiranxing/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