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王中王 > 非必然性 >

猫眼的成功非偶然是时代孕育的必然

归档日期:04-13       文本归类:非必然性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针对退票事件,猫眼连发两篇声明,第一篇公布了《后来的我们》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的相关数据:上映第一天涉嫌刷票退票的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元。第二篇声明,则指出涉嫌刷票退票的其中54%属于正常改签行为,46%中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此外,猫眼COO康利也与媒体展开了真诚和细致地沟通,解答猫眼所掌握的“退票门”的细节和数据。

  直至今天,《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仍没有定论,但该事件所引起的反响却持久存在。这是手持利刃的公司所难免遇到的聚光灯困境。

  公众的担心在于当电影全产业链的垄断者形成时,电影本身的品质和口碑如何保证,影视从业者的恐慌则在于,当垄断者无视自身商业责任时,谁来保证商业竞争的公平性。

  毫无疑问,猫眼在产业链的野心显而易见。从基本功能来看,郑志昊曾经认为,通过漫长而繁琐的摸索,猫眼从用户的购票服务入手,提升了票务服务标准,连接了人、需求和服务。

  猫眼致力于体现整体文娱行业数据的做法,也在显示出自己的优势,郑志昊表示,“曾经电影行业对主打数据牌的猫眼有很多不理解,但现在行业愈来愈习惯使用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方法、技术去知道自己的宣发策略和预算。”

  仅2018年,猫眼就为《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等影片提供了营销服务,还以9.53亿元入股欢喜传媒,试图更大程度上增加对影视资源的把控能力。

  郑志昊还在2017年明确提出猫眼的破界属性。猫眼价值创作的核心要素和要点发生了变化,不再拘泥于原来的价值创作点,而是找到了新环节的突破:需要从产业环节来思考需求。

  在一次公开演讲中,他明确指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定义我们提供什么价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突破原来给自己设定的界限。”

  在“互联网+文娱”的定位下,郑志昊希望猫眼的目标是,“一来为产业赋能,为行业提供更堵的创造增量价值的能力,二来需要帮助创作者生产更多优质内容,愈加进入到产业上游。”

  不过,“进入产业上游”的深度也可能会遭受到一些行业结构的阻碍,以及一些偶发事件的挑战。特别是在凶险的竞争之中,一定程度上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既拥有上游股东也想做上游的猫眼,还需要在自己的商业决策中保持高超的平衡。

  根据《三声》所获得的信息,按照此前的计划,猫眼本打算于5月31日就递交招股书,在10月底前上市。但是这个进程出现了三个月的迟滞,发生在4月28日的“退票门”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不光如此,瞄准产业链的猫眼更深层的问题是其本身的复杂背景。招股书显示,光线及其关联方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8.80%;腾讯持股比例为16.27%;美团为8.56%。其中,光线是中国最重要的电影投资和发行公司,而与猫眼合并的微影,还保留着娱跃影业和娱跃发行两个公司的业务。

  为了保证猫眼本身运营的相对独立性,以及规避投资与发行业务的所谓“内部竞争”,《三声》了解,猫眼或许将设立独立委员会来进行与电影投资业务相关的决策,而这个独立委员会将由与控股股东不相关的成员组成。

  实际上,猫眼以及整体在线票务行业还可能面临着一些用户增量以及忠诚度的质疑。在线票务属于高渗透率的市场,中国电影的主力消费群体已经在过去两年的充分竞争中改变了自己的消费习惯,未来在线票务的持续增长力来自于何处需要新的答案。

  与此同时,猫眼还面对着淘票票和阿里影业这样的强敌,后者正以“优质内容+新基础设施”作为双轮驱动,在票务、宣发、内容投资等维度和猫眼全面竞争。几天前,阿里影业还在高调地庆祝自己在暑期档获得的成绩,李捷认为,“暑期档取得成绩的背后是内容的成功,这也证明,过去两年阿里影业坚定地与最好的内容方合作是正确的。”

  整体来看,猫眼营业收入总额从2015年的5.97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17年的25.4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06.6%。猫眼经调整溢利净额从2015年的-12.7亿元升到2017年的2.16亿元,盈利能力跃升较快。

  招股书也显示,猫眼2018年上半年营收18.95亿元,上年同期为9.31亿元,同比增长103.5%。亏损2.31亿元,经调整后,亏损为156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募集资金的30%资金将用于潜在投资和收购,这或许是猫眼关于自己未来打法的一个方向。实际上,猫眼拥有自己的投资部门,也参与建立了相应的产业投资基金,围绕文化娱乐产业以及消费产业进行投资,上市之后,猫眼利用投资建立相应壁垒的决心会更加明确。

本文链接:http://merlejacobs.com/feibiranxing/63.html